贵州日报 驻村,给我这样的“礼物”

  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1日

  不知不觉,我离开那个隐藏在乌蒙高原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已经一年了。

  2016年3月,我由贵州电网毕节供电局下派到毕节市纳雍县锅圈岩乡治安村驻村。2018年2月,驻村任务结束,我回到城市,回到原来的单位,但是两年乡村生活养成的习惯,成为那片土地带给我的“礼物”,至今如影随形。

  第一个“礼物”是节水成癖。

  治安村水源严重缺乏,刚到村里时,我临时栖身在原治安小学因搬迁而闲置的老师宿舍。旁边有一个废弃的水池稍加修缮,可以勉强蓄水,虽然从水池里流出来的水常常夹杂着青苔和不知名的水生物。后来因为几公里外的引水处水源枯竭,水池里也就少有水迹。只有在下雨时才有望蓄上一池或半池水,虽然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但在无处找水的时候,也就不管不顾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与村民混熟了,他们好心地利用晚上的时间为我蓄水,第二天通知我去提水。虽然距离不近,但有水可用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

  水来之不易,我只有节省地用,蒸饭的甑脚水集中起来洗碗涮锅,洗脸水要经历洗脚和拖地后才算完成水的使命,脏衣服只有回县城时带回家清洗。

  后来经过多方努力,水务部门答应帮助村里修建小水库及铺设供水管道。可惜在我离开时这些计划还没有落到实处。乡亲们与我相约水通到家门口时回去痛快喝一顿,我也很期待这个时刻早日到来。

  两年的时间,视水如金,让我回到城市后依然节水成癖,改不了,我也不想改。

  第二个“礼物”是小气抠门。

  驻村之前,我虽无仗义疏财的豪气,但自以为还不算吝啬,隔三岔五邀上朋友聚会一下是常有的事。

  驻村后我发现,治安村的贫困程度远非我在此前从公路沿线走马观花看到的还过得去的情景,在公路的背后,星星点点散居在大山深处的村民生活境况之艰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我见到贫困家庭的子女为了一点必需的学习用具而父母无能为力时,常常几十上百元地资助一下。到后来,面广人多,我只好减至一二十元。看似微不足道的帮助,却令孩子们欣喜不已,家长也感激不已。我想起还没来驻村时,在县城与朋友们聚会吃吃喝喝,一次就是三五百元,实在是一种不必要的浪费。我们少点一个菜,就可以帮助一个孩子购买一个学期的学习用具。由此,我一改之前“买买买”的习惯,也不爱和朋友聚会了,省下的钱,能多帮一点是一点。我还劝朋友“消费降级”,一起帮助村里的孩子。朋友说我驻村之后,变得小气了,抠门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更踏实和满足了。

  两年里,我利用工作关系,帮助村里协调解决了低电压问题,让村民用上了放心电;我和其他村干一起,积极引进产业,帮助村民把钱袋子鼓起来;我发起成立“光明助学基金”,帮助家庭经济困难的孩子上学;我义务开设毛笔书法培训班,免费为孩子们提供笔墨纸砚……驻村结束后,我多次回到村里,我感到我的心还在这里。而两年乡村生活的锤炼,成为生活给予我的特殊“礼物”,让我珍惜,也让我感恩。(李逍)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